婦女在發現自己在治療期間使用了自己的精子後起訴生育醫生

一名美國婦女在發現自己在IVF治療期間使用了自己的精子後,正在起訴她的生育醫生

凱瑟琳·理查茲(Katherine Richards)起訴邁克爾·基肯(Michael Kiken)博士後,她的女兒朱莉·德魯裡(Julie Drury)被送給家譜套件作為禮物並做出了發現。

在獲得結果後,朱莉發現撫養她的那個人不是她的親生父親,而且她有同母異父的兄弟-令人震驚的啟示。

凱瑟琳說,她覺得自己40年前被“有效地毆打”。

她告訴了 “華盛頓郵報”:“這個人知道他在做什麼。 這真是令人作嘔。”

儘管多次嘗試聯繫基肯博士,但仍未回應《華盛頓郵報》的置評請求。

但是他確實承認兩次提供精子以浸漬Katherine,一次是在1970年代末,一次是在1980年代。 他在法庭文件中聲稱,他通過保守這一事實來履行對她的義務。

該民事案件已在北加利福尼亞提起,未對基肯博士提起刑事訴訟。

據稱發生此類事件時,他正在加利福尼亞州實習,但此後繼續前進。

他獲得了在弗吉尼亞州執業的執照,但目前尚不清楚他是否在工作。

Kiken博士的主要辯護是,他使用自己的精子,因為冷凍精子更難獲得且可靠性較差。

律師提交的法庭文件中說:“基肯博士做了他被要求做的事情,並且確實用自己的精子使原告受孕。 匿名捐贈者意味著患者將不知道 捐助者的身份,他對她將是匿名的。

“在授精地點附近沒有商業上可用的精子庫。”

凱瑟琳說,當時她和她的丈夫在受孕方面遇到問題,被告知他可以找到他們一個年輕的捐助者,該捐助者類似於她的丈夫,並接受了健康檢查。

她還繼續生了一個男孩,直到去年,她相信兩個孩子都是通過同一個匿名捐贈者受孕的

朱莉還發現她是罕見的遺傳性泰-薩克斯病(Tay-Sachs disease)的攜帶者,這種疾病在東歐猶太傳統人群中更常見。 基肯博士是猶太人。

訴訟指控基肯博士對此負有責任,他堅決否認這一點,稱他的家人已經對該基因進行了檢測,所有檢測均呈陰性。

朱莉發現她的同父異母兄弟住在同一個街區,他的母親曾是基肯醫生的病人,但絲毫沒有參與訴訟。

凱瑟琳在新聞發布會上說,兩人會面並陷入浪漫的想法使她“病了”。

凱瑟琳由律師亞當·沃爾夫(Adam Wolf)代理,該律師已經代理了另外15名對其他醫生提出類似指控的婦女。

相關內容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暫時沒有評論

發表評論

您的電子郵件地址將不會被發表。

翻譯»